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中国车市的再认识和新思考

编前:8月30日~9月1日,2019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在天津举行,论坛聚焦“全面深化改革发展壮大新动能”。去年以来,我国汽车行业弥漫着对下行势态的焦虑。论坛上,多位政府主管部门领导表示,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间,不能再寄望中国车市重回高增长,要重新认识、理性判断;同时,在行业管理层面也需要新思路,多家车企代表呼吁,希望在技术路线选择等重大问题上少一些行政色彩。本报将对论坛上关于新形势和新动能的研讨成果进行系统解读。

  继去年汽车行业出现首次负增长之后,今年1~7月汽车市场仍未摆脱下行趋势。值得关注的是,近几年一直处于高速增长的新能源汽车也在今年7月首次出现负增长。市场不景气让各预测机构不得不调整对今年车市的预期,中国汽车行业或陷入低潮。应该如何看待当前的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中国车市的未来在哪?新能源汽车会不会陷入低迷?这些疑问是行业关注的焦点,也是今年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上各方的关切。

  ■市场回调是自身规律长期仍有增长空间

  “长远看,中国汽车产业仍有一定的发展空间和潜力。”正如国家发改委产业发展司司长卢卫生所言,尽管当前中国车市面临很大的增长压力,但仍有发展空间。他表示,面对当前汽车市场下行的情况,要科学研判发展趋势,保证产业平稳运行。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付炳峰表示,中国汽车市场4000万辆的规模一定会到来。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认证监督管理司司长刘卫军对于汽车产业当前面临的形势并不担心。在他看来,尽管当前汽车产业面临的形势不太好,但只要我们利用好改革手段,汽车行业一定能突破目前的困局,形成更好的发展格局。

  工信部装备工业司副司长罗俊杰表示,目前,汽车产业的内外部发展环境正在发生深刻变革,正处于转变发展方式、优化产业结构、转变增长动力,由高速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尽管当前汽车产业发展出现了一些波动,但良好的产业基础、完整的产业体系、高效的基础设施及庞大的消费市场,使得汽车产业仍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他说。

  一汽集团董事长徐留平则强调,汽车产业是长周期行业,对于中国车市来说经历了连续28年的高速增长,今年遇到了挑战,但对于成熟的发达国家市场来说,从来都没有如此长周期、一成不变的增长。市场在经济调整过程当中回调,是汽车产业本身规律始然。“我的体会是这不仅是个拐点,更是一个新的起点。”北汽集团总经理张夕勇也表示,中国汽车行业高速发展的时代已经结束,中国汽车市场正在进入全面调整发展的新阶段。

  ■新能源汽车内生动力不足政策不能左右市场

  尽管我国以纯电驱动为主的新能源汽车市场,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取得了先发优势,但关于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的争论从来就没有停止,随着补贴大幅退坡,新能源汽车市场出现波动,技术路线的争论再次成为焦点。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一级巡视员宋秋玲表示,我国以纯电为主的新能源汽车技术路线并未动摇,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将以示范推广为突破口,公共领域、私人领域协同推进。在政策方面,还将注重协同化推进,配套出台“一揽子”政策;强化政策的扶优扶强等功能,推动企业技术不断创新、不断进步。同时,她强调,氢燃料电池汽车目前尚不具备大范围推广的条件。纯电与燃料电池汽车互补共存。

  需要重视的是,我国新能源汽车研发水平和内生动力还存在不足,电芯等某些领域的核心技术和产品仍然依赖进口,当前国际形势不确定因素增多,要警惕新能源汽车供应链断裂的风险。

  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在由政策驱动向市场驱动转变,处于能源、交通、新一代信息通讯技术等产业融合的关口,面临着产业生态和竞争格局的重构。罗俊杰表示,未来,新能源汽车的发展要从降低资源消耗强度、改善生态环境等方面着手,明确战略导向,兼容多种技术路线;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更好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激发企业自主创新动力和市场活力;处理好宏观和微观、当前和长远、国内和国际的关系,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完善基础设施,深化开放合作,走更加协调、更高质量、更可持续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之路。

  针对新能源汽车的推广,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强调,必须因地制宜开展新能源汽车的推广工作,加强氢燃料电池的技术攻关,明确技术路线,切忌再走纯电动发展的老路;加快完善动力电池回收体系;充分考虑新能源汽车的自动驾驶发展趋势,在生产、设计、技术路线的选择上提前谋划。“最为重要的是,坚守新能源汽车的安全底线,在相关产品的市场推广过程中,重视产品安全运行知识普及。”蔡团结如是说。

  汽车作为一个科技产品,身处科技变革期,本身也必须做出变革,而电动化恰是汽车技术变革的最佳表现形式。广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总经理古惠南强调:“我们一定要在技术上抓住电动化变革,否则将错失难得的发展机遇。”同时,他还指出,新能源汽车发展存在三大制约,分别是政策、行业和地域,必须要有坚定的技术路线和明确的政策指向才能有所突破。这就要求,政策要有持续性,不能摇摆,把技术路线的决定权交给市场。

  对于我国汽车产业政策的制定,世界汽车组织第一副主席董扬表示:“我国新能源汽车相关政策存在立法过严、执法不利、成本共当、群众运动、政策多变、机构牟利六个方面问题。希望以后有关政策能稳定、透明、严格、协调。”

  ■产业结构调整迎好时机企业竞争转向产业链竞争

  尽管当前的负增长让汽车产业压力倍增,但竞争加剧的同时,对产业结构调整而言却是好时机,也更具挑战性,需要企业做出各种尝试。长安汽车执行副总裁刘波表示,市场竞争环境恶劣时,中国品牌的市占率也在不断下降,这说明品牌抗风险能力以及产品力、品牌力包括基础技术的抵御力有待加强。此外,TOP10集团集中度越来越高,达到89.4%,排名在后86%的汽车集团只占10%左右的市场份额,这表明在产业淘汰不断加速的当下,规模小和品牌弱的企业是无法应对竞争的。“我们认为无论是合资还是自主,或者是造车新势力,只要未形成真正的核心竞争力,都将会被淘汰。”董扬也强调,汽车行业目前正处于调整阶段,处于“驻点”过程,不必过度担忧,只是在这个过程中将加速优胜劣汰,“混”日子的企业将出局。

  广汽集团副总经理李少强调,中国汽车产业要高质量发展,最高效的发展方式是合资合作、自主创新要齐头并进,两条腿同时走路。“既不能完全依赖引进来,也不能在完全封闭的状态下进行自主创新。”他说,应该坚持以开放、创新的思维,优势互补、加速进步、谋求合作共赢。

  华晨汽车董事长阎秉哲则认为,在共享化、个性化的市场消费新理念的驱动下,产品竞争已经从单个企业之间的竞争升级为产业链之间的竞争。在这种技术环境和消费环境下,任何一家汽车制造商如果离开了开放合作,必将是寸步难行。

  本田技研(中国)执行副总经理长谷川祐介表示:“我们希望成为一个提供全面出行解决方案的公司,不仅仅提供汽车产品,也提供摩托车以及其他动力产品,今年我们推出了飞机和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