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 >

张晓东:疫情冲击下,全球汽车供应链的变化与趋势初探



中物联汽车物流分会副会长

北京交通大学物流工程系主任

张晓东教授

张晓东教授应邀在5月15日召开的“汽车零部件国际供应链物流保障座谈会”演讲,具体内容如下:
  大家下午好,
感谢中物联汽车物流分会给我这个机会,也感谢各位主机厂领导和朋友分享的实际情况,结合今天会议的内容和在座的分享,我从全球汽车供应链的调整变化和未来发展趋势角度,谈几个方面的初步感想。
 
供应链将成为企业在未来全球竞争中关注的焦点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使供应链及供应链管理进入到了大众视线,成为了大众话题。从早期的口罩生产、医用物资投送、生活必需品保障,到后来的沿供应链产业链协同复工复产和全球供应链安全稳定,让政府部门、企业各级人员和普通百姓都对供应链及其管理给予了高度关注。咱们业内人士,也开始对供应链的上下游关系、协同创新发展、准时配送、采购与库存管理、风险防控等早期供应链管理的内容进行了重新的思考。而随着疫情在全球的爆发及其持续影响,全球供应链的网络重构及其安全稳定的运作模式变革将成为企业在未来全球竞争中关注的焦点。
 
疫情对于中国汽车产业供应链的近远期影响
在疫情下,近期影响分为几个阶段,早期的或忧虑或大意、中期的备货不足、现阶段的复工复产直至逐渐达产,虽然我国总体向好,但是由于全球疫情的不明朗,将导致下半年甚至明年的供应链运行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从刚才各家企业发言情况来看,目前企业对疫情导致的近期影响基本上是挺过来了,但对于远期影响,还要做好潜在风险的防控准备。这不仅仅要简单分析供应链库存是否够,还应该分析国际环境、政策影响等诸多因素,比如目前中美之间的一些争论,这些因素对未来产业链和供应链安全稳定的影响不可小觑。我们可以感觉到,上半年挺过去基本问题不大,而真正的暴风雨恐怕要在下半年甚至明后年才开始。
汽车产业来说总体形势向好。一是汽车产业需求或将发生变化。此次疫情使大家由于担心感染而在某种程度上对公共交通出行的热情带来了一定的冲击。如果疫情继续发展,持续出现无症状感染者、阶段性反弹或出现集聚病例,随着疫情防控常态化,届时大家对于私家车的需求就会存在上升趋势,这种需求是爆发式增长还是在不同区域逐步增长仍需进一步分析。由此,这种变化对于汽车供应链的产供销节奏亦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二是汽车全球产业链布局分工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现在国际政治关系局势紧张,某些企业的产业链关系存在一些隐患。汽车产业在我国的产业结构体系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无论是从现阶段汽车产业链对国民经济的综合贡献,还是在今明两年由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转向现代化强国建设的关键时期,汽车产业在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中将面临新的机遇和挑战,汽车企业需要在国际供应链竞争中提前做好准备。随着我们在与世界各国经济联系中面临的一系列不确定性的增强,即使我们希望加强与各国的经贸联络,但如果不做好必要的准备,将不利于企业在国际供应链中的发展。就汽车产业而言,主机厂自身生产方式的变革、对零部件供应商的多样化选择及其全球性布局调整、不同产权结构的决策差异等均将深刻影响汽车供应链组织与运行,这值得行业进一步关注。
 
供应链管理中的新机遇与新挑战
当遇到公共突发事件时,供应链应该进行什么样的调整?是完全推倒重来,还是维持原来做法,这些现在都处在摸索和探讨阶段。各企业一方面要在宏观层面上关注供应链的安全稳定,以应对未来由产业布局结构调整带来的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也要关注末端的技术方法和供应链管理中的一些老问题、新模式,这些变化将会带来一些新机遇与新挑战。比如,汽车行业的准时制生产方式(Just ITime)在受到疫情影响下,是采取准时制配送的老办法,还是调整变化,采取新办法,这就涉及延展到末端的技术方法如何调整以适应供应链的新变化;目前有些企业由于疫情影响要加大备货,未来一旦回归正常,企业的安全库存是否敢降到原来的库存水平,未来企业如何判定安全库存标准,将怎样进行参数结构调整,这些都对汽车供应链管理带来了新的机遇与挑战,值得行业持续关注。另外,在物资保障中,除了供货端还有运输物流服务端,面对全球运输网络和运输方式的调整,未来在风险防控、安全库存、稳定供应、及时响应等方面也会有一系列的新模式。我们要运用一些新技术、新模式、新方法去增强国际供应链的安全稳定性。
 
四、供应链未来发展趋势与应对措施
一是要关注网络重构的问题。目前,从国家和行业层面,都在关注全球供应链网络的重构与安全稳定问题,例如国际交通战略通道的安全稳定、综合物流服务网络的安全稳定、生产商贸企业供销网络的安全稳定,这些都面临着一系列重构趋势。对于汽车行业来说,各个主机厂的上游零部件生产基地、下游销售与售后备件市场,在不同区域内将会呈现差异化特点,伴随这种差异化的产生,需要对汽车供应链运输通道进行新的调整与重构。
例如,这次疫情对武汉和湖北的主机厂、零部件企业造成很大影响,目前国内能对这种影响进行宏观调控,但如果站在全球视角,影响就变大了,主机厂国际零部件采购与供应、零部件企业的国际销售因疫情影响会导致一系列全球供应链格局的近期稳定性调整和远期合作关系变化。所以必须长短结合,纵深考虑,持续观察。
二是要面对以新基建为代表的技术变革。在采购货物中,新的库存管理模式,新的准时制配送标准与模式是什么?新的应用场景在哪里?这些或可通过新基建来的技术集成来实现创新性变革。但新基建不等于全部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新建基础设施,还包括老的基础设施借助新的信息技术实现技术转型升级和模式创新。汽车是个传统产业,但工业互联网带来了对供应链新的思考,比如上汽通用五菱在疫情期间调整生产口罩、意大利利用3D打印技术改造流水线生产呼吸机等。技术变革是未来发展的一个大趋势,我们不是技术开发者,但是我们要对技术变革引起行业企业的变化进行思考和谋划。
三是勇于进行模式创新。在疫情冲击下,传统供应链的部分板块会随着全球格局的变化以及技术变革进行模式创新。比如在全球干线运输通道当中,不同的空间格局如何在航空、海运、铁路间实现多元互补?今年1-4月,中欧班列逆势上扬,有效补充了疫情下其他运输方式供给不足的情况。这表明,在空间差异化下,不能仅依赖于某一种运输方式,要充分发挥不同运输方式的比较优势,采用多式联运、运用综合运输。在公共突发事件时,应急物流如何设置,这既是国家的问题,也是企业的问题;这不是简单的库存问题,而是需要运输与库存的联动结合,这两者之间的协同又在不同运输方式当中有所表现。那么如何实现优势互补?还以中欧班列为例,由于中欧班列具有干线“无接触”运输的优势,也即中欧班列实行分段运输,不涉及人员检疫,在疫情防控形势下显示出了独特的优势,在各国间保持了运输的稳定性,虽然也需要公铁联运来完成全程运输,但干线对海运和空运的补充给了客户企业在考虑供应链安全稳定时更多的选择。因此,了解不同运输方式的比较优势,或对未来模式创新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此外,不同企业的运营合作关系、区域化的空间布局、市场密度、供需密度等都不尽相同,可能会有阶段性差异化短板,比如企业把武汉作为前置库的重要节点,如果这个地点“沦陷”,其原本分拨服务的周边地区,就需要由其他地区前置库来应急服务。而这种服务网络的动态调整,若能从现行的应急预案模式,转换为基于新技术的动态柔性服务网络模式,则会创造一系列的新模式与新机遇。
汽车供应链的调整与发展需要靠行业协会进一步引领,行业同仁可以进一步分析,进一步细化,共同探索能够更好的推动汽车供应链畅通发展的新方向。时间关系,就简单谈这些,不到的地方敬请海涵。
谢谢大家!

(根据“汽车零部件国际供应链物流保障座谈会”上演讲整理